首页 > 娱乐 > 电影前沿 > 正文

《幻之光》| 这部不被是枝裕和承认的处女作,或许才是他最好的电影
2018-08-02 19:26:28   来源:   评论: 点击:

由美子从睡梦中惊醒,打开床头灯,她告诉躺在身旁的郁夫:我又做了那个梦。

郁夫没有安慰她,甚至是马上关掉了刺眼的灯光,习以为常地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对由美子说:回去睡觉,再做一会儿梦,也许你奶奶就能回来。

由美子幼年时奶奶出走,从此再也没回来,奶奶离开前的背影从此成了由美子的噩梦。

成年后的由美子与工厂操作员郁夫结婚生子,日子虽然清贫,但还算得上是美满。

一日,由美子没有等到下班回家的郁夫,却等到了警察上门通知她丈夫的死讯——可能是意外,也可能是自杀。

由美子坐在前去确认尸体的警车上,没有哭喊也没有流泪,平静得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郁夫离世几年之后,由美子外嫁到一个传统的海边小镇,新丈夫民雄是一个温柔洒脱的男人,小镇大部分时候都是一种没有太阳光顾的阴冷天气。

在这里展开新生活的由美子始终也没有走出阴霾,郁夫的离奇死亡,奶奶的不告而别,都成为了虚无的枷锁束缚住了她的手脚。

生人的留恋,亡者的决绝,就这样被是枝裕和在《幻之光》中娓娓道来。

《幻之光》是是枝裕和的第一部长篇处女作,当时的他还在富士电视台从事电视专题纪录片的拍摄工作,由于受到《当电影映照时代:侯孝贤和杨德昌》这部作品的影响,当得到将自己的偶像宫本辉的小说《幻之光》改编成电影的机会时,是枝裕和觉得自己是时候该做出改变了。

《幻之光》的拍摄在预算极为拮据的状况下完成了,是枝裕和第一时间便把片子放给侯孝贤看,在侯孝贤的建议下,是枝把电影送到了威尼斯电影节参展,并且意外入选了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虽然《幻之光》在最后没有斩获任何奖项,但作为一名年轻导演,这次威尼斯的经历无疑铺平了是枝裕和后来的电影道路。

从电影语言来分析,《幻之光》在表现手法上受到侯孝贤和小津影响的脉络清晰可见,这种影响几乎贯穿全片,体现在被大量使用的固定机位长镜头、深景深的中远景,以及摒弃了戏剧化的人造光,集中于对自然光源的使用上。

全片大部分镜头影调沉闷阴郁,片中人物置于这样的状态之下,所有动作和情绪上的细枝末节都会被放大、延伸,这不仅给观众带来一种“窥伺感”,也让电影人物显得更加落寞、萧条。

一般来说,借助戏剧化手段来表达主题无论对导演自己还是观众,都是一件“讨巧”但却“有效”的事情,而是枝裕和用画面营造了一个“悼亡”的幻象,通过反戏剧化的手段凸显了“沉默”的张力。从这点来看,《幻之光》无疑被是枝裕和赋予了生活质感并剖析出了人生真相。

有趣的是,是枝裕和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并不“认同”这部电影是自己的处女作,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这部电影有所残缺,而只是因为本片有着太多前辈的影子,是枝认为“这只是一个热爱电影的学生的毕业论文罢了”。

《幻之光》这部处女作给是枝裕和带来的羞愧和遗憾,也许是他后来决定从前辈们的阴霾中摆脱出来,从尝试拍摄仿纪录片式电影开始摸索风格,到坚定拍摄家庭剧情片的原因之一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与神同行2》首日124万人次创纪录
下一篇: 《三生三世》青丘5个女婿法力排行,夜华只能排第3,第1非他莫属

21.5K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