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区块链 > 正文

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SLife准备好了吗?
2018-08-05 17:04:22   来源:   评论: 点击:

6月,SLife完成1500万美金首轮融资,他们喊出了一个口号——链接美好生活。雷锋网了解到,区块链赋能线下实体商业,将商业空间和消费者更好地连接起来,是团队的主要目标。

雷锋网这回采访了SLife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桂斌和龚海刚,一位抓运营,一位搞技术。

SLife 联合创始人之一桂斌

SLife 联合创始人之一龚海刚在进行讲座

团队情况

1 Q:您能简单介绍下团队吗?

龚:我们总部在杭州,上海有分公司。团队目前大概有40个人,还在招募成员。人员构成主要分为三部分,一是投融资、社区建设、公关,二是产品需求;三是技术。

我们的技术团队有大概15名成员,他们有着不同的从业背景。一是中兴等传统网络通信公司,二是知名金融公司,三是国内知名区块链公司;四是江浙的互联网公司。

技术这边细分为3个团队,一是互联网产品团队;二是DApp团队,负责钱包这块;三是行业公链团队。前两方面偏应用。其实互联网和区块链的运营没有本质区别。

2 Q:SLife和开始吧具体是什么关系呢?

龚:我们有创始人之前是在开始吧,SLife和开始吧法律上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开始吧相当于一个oracle,我们可以用它的一些资源。

桂:我们可能会项目上有些合作。数据创造的价值应该归属于数据创造者。我们看到了传统众筹的局限性,要想寻求突破,就要从更深层次的维度来做这些事情。

技术特点

3 Q:您认为行业公链需要起到怎么样的作用呢?

龚:首先我们要思考下区块链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十年后,还会剩下多少条链,如果只剩一两条链,就变成更高维度的中心化了。没有一条链是万能的,公链也是为了解决行业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垂直公链。

公链一旦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就不是竞争关系了,而是密切合作的。

从区块链的架构来看,区块链的运营周期可能非常长,要明确接口,使协议稳定,避免硬分叉。从治理协议来看,公链要提高自身的进化能力。

4 Q:基于上述观点,SLife有什么技术优势呢?

龚:主链作为一个基础的链,能够给上层的链提供安全上的支撑。它完全是一条公链,没有准入机制,谁都可以参与进来。另外主链上我们也会提供一些账户,类似EOS那种,有地址和名称,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的体验;我们也提供一些挂钩,能够让子链挂接上来。

单一层的链会有一些问题。做一条公链,有很多商家依托这个运行,一个商家的应用是需要有一些隔离性的,不能因为A商家的运营活动导致B商家变慢,这是不可接受的。另外,商家和商家之间,小的生态环境和生态环境之间,本身就是具有一定的私密性的,所以我们采取的方式是,用子链的方式来支持不同的业务和不同的商家。主链主要是形成生态、提供账户,保障一些基础的安全,子链主要是提供性能,具备快速最终性和业务的隔离性。

5 Q:SLife的共识机制是怎么样的呢?

龚:目前,主链采用DPoS共识,我们会做好共识插拔机制,以适应未来的发展,子链采用PBFT的共识模式,因为子链中参与共识的节点并没有那么多,或者说并不需要那么多。PBFT能够达到即时的最终性。当一个区块记录下来,这笔交易并没有最终确定,它只是被记录,这个在商业领域会有一些问题,因为在这一个领域可能需要一个返回的结果。SLife在链下还会做一些交互,因此需要满足即时一致性。

6 Q:你们采取哪些方法来提升性能呢?

龚:目前,共识算法及去中心化的部署架构是性能的主要制约因素。 另外,我们在商业上肯定还是要支持智能合约的,智能合约执行的效率对性能也有影响。其实把整个体系剥开来看,SLife的共识以及智能合约其实是都是由共识节点去运行的,所以我们用不同的共识算法来满足不同的需要。除了链上分层的结构(主链+子链),节点内部我们也会有一些提升性能的考虑。现在的PoS和PoW没有特别讲究节点内部的集群部署,可能都是单机部署的。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过程来看,目前中心化节点里面的水平伸缩性这方面已经产生了很多成熟的方案。单个节点内部可以提供一些功能,从而提高计算能力,比如说让智能合约并行地执行,这在真实的商业场景里是非常有用的。

7 Q:您之前说“区块链安全是一个体系”,这句话是怎么理解的呢?

龚:虽然这项技术目前发展得不算很成熟,但是它的整个体系已经成为了一个产业链。比如说PoW这种共识,往往对应的是挖矿的一些节点,之后又产生了矿池,矿机和矿池之间往往还有一些挖矿的程序,这也不是官方提供的,往往是第三方提供的。在矿池之上,个人用的话,还有钱包,钱包里面会有资产,用户可以交易资产,于是就产生了交易所,交易所还分中心化的交易所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交易所里面交易的有可能是原生的加密资产,也可能只是token,而token又来自于智能合约,智能合约也算是一个节点。这个合约跑在链上,那链本身的安全也需要特别注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去解决整个产业链的安全的话,是一整套的打法,光把一个环节弄安全了,其实不一定有用。比如说,你的链做得很好,但是你的智能合约有问题,结果被人刷出无数个,就会导致崩溃。原来比特币里存在51%攻击,这个成本很高,但现在也有了云算力,我们不用买矿,可以租用它的算力。

个人经历

8 Q:您之前有着丰富的互联网开发经验,进入区块链行业以来,您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跟以前比,有哪些变化呢?

龚:先说相同的地方,我之前接触过很多一流的互联网公司和金融公司,它们的应用千差万别,但是对系统的安全性、可靠性、性能方面的要求都是比较高的,这块都是共通的。如何建立一支高素质的技术团队,这方面我也有一些经验。对事情的判断力,设计上如何做取舍的经验不管到哪个领域都是适合的。

区块链的技术非常新,如果我们把每条链剥开,会发现它的每个环节并不是很新。比如说P2P网络,这在电驴时代就有了。安全方面,现在主流的算法,不管是椭圆算法,还是SHA256算法,都是久经考验的,不同的地方都会用到。甚至现在我们在考虑的通讯协议的优化,在之前也做过。

不同的地方在于,之前我工作的领域会比较少关注共识机制。但这个没关系,现在业界有些论文和白皮书里面会有相应的介绍,有些有差异,但不会形成障碍。

除了核心的开发团队外,我们还要带动社区的力量一起去做这件事情,这块就跟之前完全不一样。我们的代码将来也会开源,这跟原来的模式肯定有非常大的不同,根本上是观念的不同。我们知道它是去中心化的,要把网络基础设施搭建好。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有些创新。

有意思的是,SLife团队的协作模式也比较新颖。我们内部也会分成几个小团队,也是社区化的。产品经理和运营可以加入到任意一个团队中,他们可以交叉组合,我们也有token激励。

区块链+众筹

9 Q:怎么看待区块链和众筹的关系?如何把区块链应用到众筹领域中?

桂:ICO其实就是众筹的一种形式。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就把众筹做得非常好,非常成熟。所以去年有了一波ICO的高潮。

在欧美,众筹是个传统,大家觉得有意思就参与了,区块链从诞生第一天起就是这样的形式。因此区块链和众筹可以很好地融合。

10 Q: 如何避免众筹骗局呢?

桂:众筹相当于是对当下未发生,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期许,有人觉得这个事情会有价值,就用钱去支持它,获取未来的回报。

众筹失败有两种,一个是当时承诺了,结果没达到预期;二是拿了钱就走人。第一种是失败,第二种是欺骗。

如果防止这两种情况的出现,那众筹的时候,项目不能只是一个想法,要看在想法的基础上,发起人或团队付出了哪些努力,如果想法已经落地了90%,还差10%就能实现,这是个众筹的好时机。因为这时候潜在支持者才能更好地判断项目成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欺骗的成本也变得极高。

像我之前在开始吧帮助线下商业空间众筹,众筹发起方不仅仅要提供设计方案,还要有租约、相应的证书、合同,才能真正进入众筹的阶段,这也是在降低行骗的可能性。同时我们也强调,众筹这件事和个人的信用是连带的。我们会在一开始就强调这个项目跟某个人是相关联的,他会承诺自己尽力去做好这个项目。

在区块链世界里,价值流动会形成一个新的信用体系,这个体系肯定会让欺骗者付出的成本更高。

愿景与展望

11 Q:SLife的白皮书上有一句“你可以拥有的新世界”,能具体说下是怎样的新世界吗?

桂:这个新世界是个真正的共享经济的体系,线下商业的经营者跟他的核心消费者分享经营行为和生活体验。

小而美的线下商业空间代表了一种特殊的生活体验,这种生活体验一定是他们的创造者把自己对于生活的理解、想象、追求和当地特色结合在一起来做的。这种体验在未来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人们的生活压力大,收入提高后,更需要这种独特的体验。

这种小而美的东西其实特别需要支持和帮助,因为现在任何大平台都不会去帮他们,大型金融机构和生活服务平台都是标准化的,它们更习惯服务标准化的企业,它们可能会帮助一些小微企业,但是最终还是会跟小微企业夺利。这些小而美的线上商业空间特别容易有认同它的理念和价值的用户,他们会形成一个小社群,但这些社群没有串联起来,力量很小。SLife想把这些社群链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社区,这个社区的力量会更大,也会通向更大的世界,这也是我们想要的世界。

后记

雷锋网了解到,SLife 10月会上测试网,年底第一个版本上线。此前桂斌在区块链大会上的主题演讲题目为《链接升级——SLife赋能实体经济》,SLife向我们亮出了它的决心,至于是否真的准备好,希望读者能从这篇采访中窥得一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世界首个!阿里携3家巨头打造首个区块链旅游小镇落地河南
下一篇: 区块链没有ICO,为什么不能没有Token?

21.5K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